第五章 初戰告捷

在總長數十千公里的普安恐龍邊防線上,普安王依照云陽先生的部署,將極有可能戰事頻繁發生的地帶在腦海中標注出來。

云陽先生利用自身原力,逐一加以保護。這樣一來,暗黑原力一旦碰觸保護邊緣,立即正負相抵,煙消云散。

當然,這也消耗了云陽先生的大量元氣,一有時間,先生即打坐修煉,恢復元氣。

“你看,就是這里。”普安指著倒伏在荊棘中的桫欏,展示給云陽先生看,他一接到邊防戰士的報告,立刻與云陽先生帶領恐龍衛隊趕往這里。

“我們今天已經走了幾處這樣的地方了?”云陽先生忽然發問。

普安一時答不上來。他只記得,已經數不清多少次了。

普安一邊回憶著所到之處,一邊在心里默默累計。

“已經整整二十處了。”云陽先生肯定地說到。

普安聽了有些吃驚,一整天的時間來回奔波巡邏,不知不覺,已經巡視過如此眾多的異動現場。

“居然有這么多了!”

“你有沒有發現什么共同或相似之處?”云陽先生繼續問道。

“沒有注意到,只是總覺得想抓又抓不住似的,心里越是焦急,目標離得越遠,捉迷似的。”普安不安地回答道。

自從云陽先生來到普安地界,他與先生一心想找到敵人,作正面交鋒。可是敵人卻像滑溜溜的魚,總是當他們急匆匆趕到之時,留下的卻是一片掃蕩后的狼藉,消失得無影無蹤。

“對,這是狡猾的敵人在牽著我們的鼻子走,消耗我們的能量,擾亂我們的意志。時間長了,來回奔波卻不見對手,戰士必然心浮氣躁,怨聲載道。”

“亂了軍心,必然不戰自敗。”普安心中的迷茫,似乎變得清晰起來。

“所以,我們應該改變策略,變被動為主動,變尋找為等待,既節省資源,又可蓄勢待發。”

“哦!依先生的意思——以不變應萬變?”普安瞬間理解了云陽先生的意圖。

“正是如此,在我的法力范圍內,不用擔心敵人出現,至于范圍外,區域實在太大,一旦有風吹草動,即便立即撲過去,敵人早已不見蹤影,來回空耗體能,浪費能量。我們不要急于求戰,而要制造戰機,穩扎穩打,出手必勝。”云陽先生有力的手勢,給普安不少信心。

“明白了先生,我有了一個新的作戰計劃。”普安立即應聲道。

“好,說來。”云陽欣喜地看著眼前的學生,曾經的默契在兩個心靈悄然流淌。

普安地界通往外界的道路有三條主要干道,其中有一條道路地勢平坦,植被豐富,是各種動物來來往往的必經之路,也是一條連接外域的主要通道。它的通道路口,被叫做伏龍沖,從字面上看,就知道,這里經常有很多恐龍出沒,當然包括普安地界的恐龍。只不過自從云陽先生到來后,普安恐龍的活動都局限于云陽先生保護的范圍內,少有普安龍從此經過。

這天,是一個特殊的日子,很多天沒有出現普安恐龍的伏龍沖大道上,晃晃悠悠來了好幾只從普安地界出來的恐龍,從它們走路的姿勢和體形來看,明顯是一些未成年的幼年恐龍,它們邊走邊玩,溜溜嗒嗒,好像漫無目地游玩,又好像有目的緩慢行走。

“我最后一次到這里來,還是幾天以前,短短幾天,擬木賊就好像少了許多啊。”說話的是個矯健活潑的小恐龍,從他表面看來,步子松松,神態悠閑,實際上卻警惕地察看著四周的動靜,豎起耳朵,搜集各種聲音,仿佛隨時做好戰斗準備的獵手。

他就是龍寶。

“石松也明顯稀少了,似乎都被連根拔起了呢。”他的伙伴乖妹也發出好奇的附和,她是主動提出陪龍寶執行這次任務的,機靈的她,也處于十分警惕狀態。但是乍眼看上去,步子總是那么輕快跳躍。

“噓——你聽,什么動靜?”乖妹示意龍寶仔細聽。

“什么?”龍寶停下腳步,側耳細聽。可是除了呼呼的風聲掠過樹林山崗,再也沒有什么異常響動了。

“不對,你再仔細聽聽。”乖妹也停下來,朝向聲響的位置張望。

幾頭跟隨的小恐龍都原地站住不動了,他們似乎也發現了異樣。

“還是什么也沒有,云陽先生怎么交待咱們的來著?”龍寶提醒道,他是這次行動的頭領,責任重大,必須保證每個成員的安全,所以每根神經都快要繃斷了。

“無論聽到和看到什么,都沿著大路朝前直走,不要停下來,走到第五棵大石松下,朝右。”乖妹回答,說出心中默念了無數遍的計劃。

“沒錯,我已經數過了,這是第四棵,再往前就到拐彎的地方了。”

“不對,我數了,這是第三棵,還要往前再數兩棵。”

“你不對,第四。”

“你不對,第三。”

“你不對。”

“絕對是你不對。”

“你真笨。”

“什么?!你才笨!”

龍寶和乖妹就在路中央爭執起來,聲音越來越大,神情越來越激動,幾乎要動起手腳來了。同行的小恐龍,各自為陣,分為兩撥,加入拉偏架的行列,一時間道路擁堵,異常的行為帶來很大動靜。由于雙方互不相讓,引來無數的動物看熱鬧。

終于,雙方動起手來,恐龍雖小,也是龐然大物,巨大的腳掌輪流踢踏,壯碩的尾巴拍打地面,這一切的混響,通過地面傳到地下。

地底的暗黑原力已經蟄伏很多天了,自從來了個云陽先生,為普安地界加了法力保護,它就再也無法進入普安。

它設計出一條惡毒的計劃,通過聲東擊西的方式拖垮恐龍,再一網打盡。可是恐龍并沒有上當,察覺了它的陰謀后,不再理會它的虛張聲勢。

它正郁悶得發愁。忽然聽到地面傳來很大的響動,根據以往的經驗,發出這樣深沉響動的動物,非恐龍莫屬。它不由得一陣狂喜。各種附屬的信息場也相繼發出各自的信號:

“有獵物!”

“美味大餐送上門來!”

“莫不是陷阱吧?”

“幾只恐龍,逃跑都來不及,陷什么阱!”

“打吧!”

“打!打!打!”

地面上,伏龍沖路口,龍寶和乖妹仍然各自為陣,相持不下。他們就像漩渦的中心,越旋越快,帶進越來越多的動物,吸引著它們駐足觀看。樹梢上的鳥兒,也嘰嘰喳喳,叫個不停,似乎在為他們助興,過路的恐龍,也表現出十足的好奇心,挪不開前進的步伐。

乖妹注意到不遠處的樹林中,有縷縷煙霧悄然升起。立即通過聲音傳遞給龍寶。

收到乖妹傳遞的信號,龍寶更加警惕起來,同時并沒有停止爭執。

看熱鬧的動物群中又加入了新的成員,是普安的成年恐龍,他們到來后,龍寶和乖妹的嗓門兒更高了。

樹林中的煙霧悄悄向路口移動,它來得悄無聲息,像幽靈一般。包圍了這場熱鬧的制造者和圍觀者。

“走。”龍寶向乖妹使了個眼色,沖出包圍,向前方開始奔跑起來。

乖妹和眾恐龍緊隨其后,順著道路沖向前方。

更多的煙霧出現了,逐漸聚合匯攏,籠罩在整個伏龍沖上方。突然,一張長有明黃大嘴的暗黑魔頭從天而降撲向龍寶和乖妹們。

叭噠……空中的鳥兒紛紛摔落在了地上。

幼小的恐龍支撐不住,開始搖搖晃晃。

龍寶也感覺到一陣眩暈,仿佛被抽掉筋骨一樣,渾身的活力漸漸被吸走。他勉強維持冷靜,焦急地往圍觀者中探視。

看見跟隨自己的兩只小恐龍還在,龍寶才放心地舒了口氣。

說時遲,那時快。只見那兩只小恐龍中的一只,猛然渾身一顫,發出耀眼的光波,光波瞬間一閃,強光過后,煙霧開始迅速流轉、放電,魔頭像被點燃一般,痙攣地抽搐幾下,消失了。

煙霧開始逃竄,光波繼續圍追堵截。噼啪聲響,空氣中出現電離的焦糊味。

地面悄然裂開幾條縫隙,煙霧朝縫隙逃竄。光波像閃電追至,縫隙處發出耀眼的光芒,透過巨大碎裂的地表,看到了里面燃燒的內核,核是漆黑色的,那是暗黑原力的老巢。煙霧徹底消失了,空氣中的燃燒味道更濃了,只聽“撲”地一聲,從地面的縫隙處引燃了幾條火焰,地心似乎開裂了,血脈賁張,緊接著,大地顫抖了一下,隨后是一聲嘆息似的釋放。

“當心!”恐龍和動物們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推動,紛紛倒向路邊的草地。

只見原來站立的地方,出現一個諾大的天坑,坑內余煙裊裊,熱浪蒸騰,仿佛一只受傷的巨獸在喘息。

漸漸地,煙消熱散,一切歸于平靜。

“停!”一只小恐龍喊聲剛過,立刻現身。

“原來是先生。”龍寶和乖妹發現正是云陽先生。

“父王呢?”龍寶焦急地搜尋著。

“看,這是什么?”龍寶循聲望去,只見天坑邊的父王伸出雙手,手心黑乎乎的。原來另一只小恐龍是父王的變身。

“是地心暗黑能量的殘留物。”

這次引誘伏擊,普安恐龍大獲全勝。

“我們的戰斗還沒有結束。”云陽先生說道,“現在暗黑原力龜縮回地心老巢,但是并未死心,隨時會出來,為非作歹,死灰復燃。我們必須把它束縛在地心,以絕后患。”

“那要怎樣才能做到呢,我們又不能下到地心,它又不會跑出來束手就擒。”乖妹著急地搓著手說。

“現在暗黑能量已經大傷元氣,暫時不至于興風作浪。我由于剛才的搏擊,也傷了部分元氣,待我靜養恢復元氣后,自會運用法力,將其束縛于地心。”

“我也要跟先生學習打坐,修練元氣。”龍寶提高噪音說,似乎那是他由來已久的想法。

“好啊,不過要行過拜師禮,我才收弟子。”云陽先生一字一頓地說。

“師傅在上,請受徒兒一拜。”

“錯了,你知道錯在哪里嗎?”

“這——”龍寶以為自己禮數不周。

“是——請受徒孫一拜。”乖妹在一旁嚷嚷道。

“哈哈——”

云陽先生自那日與暗黑能量交鋒后,傷了元氣,面壁靜坐,苦心修練。十天過去了,仍不見先生起來活動,普安不免有些擔心。

一日,普安來到映月洞,瞧見云陽先生正盤腿修煉。普安垂手而立,不愿隨意打斷先生修煉。

“普安,進來。”云陽先生在洞里叫道。

普安進得洞來,只見里面空間雖不算寬敞,但洞壁異常的光滑。站在洞口,可以看到洞中的另一端口,匯聚的月光耀眼般的照亮整個洞內,光線穿洞而出,進而普照進龍缸,缸中的新生幼龍沐浴在這溫柔的月光和清澈的池水中,汲取天地靈氣,成長為百毒不侵的錚錚鐵骨、英勇頑強的鋼鐵戰士。

“先生,我有一個想法。”普安道。

“說吧。”云陽先生雙目微閉。

“先生上次與暗黑原力較量,損耗元氣,待恢復后,若再去束縛暗黑,又將耗費元氣,這不是我愿意看到的,我希望看到恩師始終元氣滿滿,時刻保佑普安恐龍茁壯成長。”

“我知道你的意思。宇宙中的確有正負能量的湮滅。可是要搜集到足夠湮滅暗黑的能量,并不是容易的事。除了用心,更需要運氣。”

“我愿意嘗試,請先生傳授于我。”

“傳授可以,一旦掌握方法,不要輕易嘗試,宇宙玄機深奧,自有其運行規律,不可肆意打破。”

“普安牢記在心。”

“這里是咒語圖譜,你可拿去熟記、體會。切記操之過急,否則不但無益,還有可能傷及自身。”云陽先生說著,遞給普安一塊不起眼的石塊。

普安借著映月洞口的光線仔細辨認,發現石塊上有許多細小的紋路,縱橫阡陌,似乎深藏玄機。

“好的,先生請放心,普安一定謹遵師囑,慎重行事。”普安雙手接過圖譜,轉身出了洞口。

他仔細研究石上的紋樣,臨摹一根根纖細的線條,跟隨云陽先生修行以及自己在地界這些年的經歷教會了他:越是復雜的事物越是可以用簡單的方法去化解。他把每一條線條與相鄰線條的交叉點斷開成數斷,再拼接在一起,找出無數種排列組合,再把這些排列結果一一列出,經過一定規律的重組,竟然組合成數萬句咒語。

他從第一條咒語開始,默念于心。當念到第九百九十九條時,是在一個凌晨時分,天空微微泛白,藍紫色的晨霧還沒有完全散開,從遙遠的天邊飛來一團鐘形的七彩祥云,停在普安地界上方,從祥云下方放射出柔和的藍光,只見光束籠罩著普安大地上方,呈錐型放大,很快,光線由藍變黃,繼而變紅,炙烤得大地似乎即將要融化。

奇怪的是,普安并未覺察到任何能量,只聽到一聲巨響,大地像打了個噴嚏般顫抖了一下,很快恢復平靜。

云陽先生不知何時已經從洞內出來,虔誠地仰望天空,七彩祥云已經飛走了,只在鋼藍色的天空背景里留下一道長長的銀白色印跡,很快,印跡在空中水漾消融,與天空融為一體。

沒有誰看到這一幕,只有云陽先生和普安龍王,也只有他們知道,地心的惡魔已經伏法,被牢牢地束縛在黑暗的牢房。

普安長長地舒了一口氣,可是云陽先生的話語再次響起:

萬事萬物,相生相克,幻化無窮。雖然此股暗黑原力被縛,但是宇宙中還有源源不斷的暗黑能量在形成,一旦它們相遇,集結成更加強大的負能量群,也許那才是更強勁的敵手。

普安聆聽著先生的話語,再一次堅定了信念:

沒有一勞永逸,只有永遠戰斗,才能生存下去。時間、空間,賦予每一個生命的資源都是相同的,就看自己如何把握,一定要竭盡全力,打造一個屬于普安恐龍的大千世界。(未完待續)

(云陽縣普安恐龍化石管委會供稿)

?

Copyright © 2008-2016  云陽網 版權所有  主辦:云陽縣委宣傳部  承辦:云陽報社
海洋剧场开奖视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