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章 AI挑釁

龍缸陡峭的崖壁之下,有一條石筍河,河水常年清澈如鏡,這條河是龍缸養肓小恐龍的水源,也是恐龍家族繁衍生息的母親河。每逢春夏和夏秋之交,恐龍家族的小恐龍就由母親帶領,到河邊嬉戲玩耍。

這天是一個夏末炎熱的傍晚,乖妹跟隨媽媽來到河邊,準備在河里痛痛快快洗個涼水澡。她從岸邊下水,剛把身上的皮毛打濕,龍寶就從深水區游了過來。

“你知道嗎,河里有妖怪!”龍寶故做神秘地說,雙手比劃著,表情夸張。

“啊?從來沒有聽說過呀。”乖妹嚇了一跳,立刻鉆出水面,雙手拂去臉上的水,身上濕噠噠的,不知如何是好。

“我也是才知道,據說妖怪最喜歡在中午和傍晚抓小孩子了。”

“好像還沒有誰遇到過呢。”乖妹恢復了平靜,疑惑地看了看龍寶的表情,似乎要看出幾分真假。

“妖怪最喜歡漂亮女孩子。”聽到龍寶這樣說,乖妹不說話了。平日里,在大人贊賞的口吻和欣賞的眼神中,乖妹一直是個美麗聰明的女孩,父母眼中的乖乖女。

聽龍寶這樣一說,真是進退兩難了,想玩水又怕水里真有妖怪,想上岸可是天這么熱去哪兒呢?

她甩甩身上的皮毛,抖落一身水珠,回頭看看母親,媽媽正和龍寶媽及其他的媽媽們,一起坐在大樹下的石板上乘涼呢。

“有一個好玩的地方,你想不想去看看?”龍寶笑瞇瞇地說,他有了好吃的好玩的,總是先想到乖妹,有了好去處,自然也不例外。

“哪里呀?”乖妹來了精神,睫毛上的水珠閃呀閃的,像眼珠一樣晶亮。

“一會兒去了就知道了,走。”

“我跟媽媽說一聲。”乖妹回頭看母親,媽媽們正湊在一起看什么呢,并沒有注意到自己這邊。

“說了就去不了了,反正很快就回來,不用說的。”龍寶興奮地說,發現那個秘密已經有幾天了,他只想與最要好的朋友分享。

地心暗黑負能量平息后,過了一段太平的日子。平穩的日子過久了,就想有些新奇和不同,才不至于單調無聊。

閑暇的時候,父親讓龍寶熟悉周邊及更遠處的地形——平時為戰時做準備——龍寶得以走遍方圓幾百里普安地界的田野山水。那個神奇去處,還是他在一次巡查的時候發現的,就在邊防線附近,族中只有少數人知道,可比大峽谷神秘多了。

“你看,就是那里。”龍寶指著不遠處的一面綠山墻,壓低聲音說。

乖妹伏身在草叢里,從葉間望向龍寶指點的位置,那里是由玉龍蕨、光葉蕨、水韭和古榕等雜樹縱橫交錯形成的一道綠墻,雜亂紛呈的枝葉和藤蔓糾纏扭結,然后向四處伸展探頭,藤條在微風中顫顫微微,仿佛在尋找全新的領域,探索異度空間。

“沒什么特別的啊!”乖妹定睛看了一會兒,沒有任何動靜,忍不住側目尋問龍寶。

“是沒什么,走過去就有了。”龍寶說著站起身來,拉著乖妹跳出草叢,朝綠山墻奔去。

“好黑啊!”乖妹跟著龍寶扒開綠葉和藤條,赫然露出一個天然大洞,他們一前一后鉆進洞中。

“噓——”龍寶發出噤聲的提醒。

乖妹看不見任何東西,仿佛失明一般,高一腳低一腳地由龍寶牽引著朝前邁步。忽然她的眼前出現了一個明亮的小球,顯現出異常的明亮,漸近了,才發現,并不是什么小球,而是一個洞口,在漆黑一團的洞中顯得特別刺眼。他們朝洞口走去。

“咦,真奇怪,原來通到這里?”乖妹走出洞來,才發現,他們來到了石筍河邊,媽媽們還在石板上納涼,而洞口就在石板的后方。

“龍寶,別跑遠了,父王找不到你會著急的。”媽媽龍女回頭發現了他們,叮囑道。

“好咧,我們就在這個洞里。”龍寶隨聲應道。

“一點也不好玩。”乖妹說,“黑咕隆咚的,什么也看不見,什么也沒有。”

“好玩的還沒有出現,我們現在回去。”龍寶小聲說。

“什么?不好玩,我再不進去了,又潮又黑。”乖妹說,“還是玩水比較好。”

“最后一次,我們再玩水。”龍寶說。

“好吧,就一次啊!”乖妹強調道。

“嗯。”

他們又從巖洞鉆了回去,這次洞里依然黑,依然高低不平,不同的是,出口不再是剛才進入時的綠山墻,而是離大峽谷不遠處的一個道口。

“咦?怎么會這樣?”乖妹好生奇怪,幾乎不感相信自己的眼睛,她稍加思索,說,“我們再進去一次。”

就這樣,進進出出十幾次后,他們發現,每次的出口和入口都不一樣,其中有幾次,甚至不知道是不是屬于普安的地界,由于想到母親的叮囑,龍寶按捺住強烈的好奇心和探索欲,沒有走遠,立刻從洞口原路返回。可是,他著急地發現,他們再也回不去了。

“再多試幾次。”乖妹說,她在前面帶頭,不厭其煩地鉆進鉆出。

終于,最后一次從洞口鉆出來時,他們發現,又回到了綠山墻。

“怎么會這樣?”乖妹離開時,回頭遠遠地望著恢復如初的綠山墻發呆,仔細看,也并沒有什么洞口,而是一整面植物自形生成的墻體,仿佛剛才發生的都是一場夢。

“好玩吧?”龍寶炫耀說。

“嗯,可這是為什么?”乖妹繼續納悶。

“聽父王說,云陽先生說的,可能是什么隧道,父王也說不太清楚。總之,哎--快!趴下!”龍寶一把拽住乖妹,就往下拉。

“你弄疼我了,干什么呀——”乖妹對龍寶的粗魯動作強烈不滿。

但是當她看見眼前的一幕,再也說不出話來,不由得渾身每一根毛都豎起來,驚出一聲冷汗。

只見綠山墻發出悉悉索索的聲音,一個人形動物,從綠墻中漸漸走了出來。

“那——”乖妹剛發出輕微的一個字,立刻被龍寶捂住了嘴。但為時已晚,人形動物朝這邊望了一眼,眼睛立刻變成刺眼的紅光,閃閃爍爍,胸腔里發出怪異的尖叫聲,朝兩人這里走來。

突然,另一個聲音吸引了他,一只巨大的鱷蜥正在享用一只小鯢,紅眼睛只掃了一眼狼吞虎咽的鱷蜥,那鱷蜥立刻冒出一股輕煙,厚厚的角質層像紙被燒著了一般,卷曲起來,它嘴里吞了一半的小鯢,后腿突然戰栗著,一股液體順著那腿流了出來。

很快,從他背后的植物墻中,接二連三出現了更多紅眼睛,他們居然長得一模一樣!就連衣服也是相同的銀灰色。他們動作僵硬,神情刻板,朝龍寶和乖妹蹲守的位置走來。

“我們被發現了!”乖妹驚道。

“跑!”龍寶從牙縫里擠出這個字。

龍寶撿起一塊石頭扔向逃跑的相反方向,那些紅眼睛愣住了,扭頭去看石頭。龍寶站起來拉著乖妹就拼命奔跑起來。

可是,雜草叢生的林間根本沒有道路,走路尚且艱難,逃跑談何容易!

乖妹被絆倒了!龍寶滑了一跤向前跌去!

龍寶大驚失色,回頭去救乖妹,卻發現乖妹被紅眼睛們盯住了。

一束紅光射向乖妹,“啊——”乖妹痛苦地叫了一聲,空氣中傳來皮膚灼傷的“滋滋”聲。乖妹捂住受到灼傷的腿,蜷曲成一團。

龍寶大叫:“不許你們傷害她,要來沖我來!”

這一嗓子很湊效,紅眼睛立刻轉動腦袋,全部聚焦到龍寶身上,“嗡嗡”的聲音響成一片。

“劈啪!”正在千鈞一發之際,一陣炸雷般的響聲傳來,普安王率眾過來,龐大的身軀所到之處,樹倒石移。

原來,龍寶和乖妹久久不返回河邊,母親們焦急地尋找,想到他們曾經從身后的洞中出現,于是派人報告了普安王,普安是知道這個地方的,立刻大叫不好,迅速趕來。只見他抬起盆狀的蹄腳,一腳下去,那些長著紅眼睛的“人”便被踏成了薄片,發出“吱吱”的聲音,有的甚至冒出了藍色的輕煙。

“這些人來者不善啊。”云陽先生一邊給返回營地的乖妹療傷,一邊說。

“依先生看,這些人來自哪里?目的是什么?”普安問。

“據我所知,距今兩億多年后,地界會出現一種可怕的生物——人,他們體形弱小,但是擁有超強的智力,會逐漸代替恐龍成為地界霸主。”

“就是我們今天看到的這些‘人’嗎?”

“并不完全像,這種皮膚堅硬的‘人’可能是某種人的附屬產物,我已經叫衛隊全部搬回來,仔細研究一下就明白了,走,跟我來。”處理好乖妹的傷口,云陽先生站起來說。

跟隨云陽先生,普安一行來到營地后面,那里有一處平整的空地,茂密的銀杏和石松的樹冠形成了天然遮蔽,搬回的那些“人”,被擱置在樹下。

“咦?哪兒去了呢?”樹下空無一物。

“快看這兒!”龍寶指著地上一處處長長的印子,那是堅硬的物體刮擦土地形成的痕跡,痕跡一直拖到草叢里,壓倒了茅草,延伸到通往綠山墻的路上。

“他們逃跑了。一定有接應的。”普安仔細查看了路上的印跡后說,“嚴密加強檢查邊防線,特別要注意綠山墻一帶的動靜。”

報,發現異常情況,有逃跑的紅眼人出現。云陽先生建議敵情尚不明確,暫時不要貿然前去迎戰。

“那些‘人’簡直不堪一擊,待我去去就回,保證一網打盡。先生守好家園即可。”

“好吧,多加小心,時空隧道的原理我們還不太清楚,不要大意。”云陽先生見勸阻無效,于是叮囑道。

“我也去。”龍寶說。

“走,快跟我來,出發!”普安立刻率領恐龍衛隊前往事發地點。

他們趕到現場的時候,天已經黑了。果然還是在綠墻附近。遠遠地只見地上橫七豎八地躺著那些被普安“踩死”的紅眼人。

奇怪的是,在那些“尸體”旁,有另一種更加靈活的人在忙前忙后。只見他們打開那些紅眼人的胸膛,從里面接出兩根長線,連接到一種特殊的裝置上,裝置被放置在地上,紅燈和綠燈交替閃爍。只聽他們邊干活邊交談:“幸虧是機器人,如果是我們人類,恐怕早被普安恐龍踩成肉醬了。”一個自稱人類的人,嘟嘟囔囔地說。

一臺修復過后的紅眼人從地上猛然站了起來,嗡嗡的機械聲音預示著它已恢復如初。

“是啊,想不到侏羅紀還有這樣的地心魔力,真是一種奇異的能量,幫了我們的大忙啊,這種奇怪魔力,在我們的年代,從來沒有被探測到,真是想不到啊,它居然能讓機器人死而復生,Nice!”一個高鼻凹眼的人高聲嚷嚷道。

普安把每個字都聽得清清楚楚,看到那些外型弱小不堪的“人類”,他根本沒把他們放在眼里,幻化成人形,高聲叫道:“你們是什么人,膽敢偷盜我們的戰利品!”

有人聽到了普安的吶喊,迅速拿起了身邊的武器,對準了普安:“你,你是誰?別過來,再往前走,我就開槍了。”那人警告普安。

普安也不搭話,繼續率先沖了過去。

“嗖嗖——嗖——”那武器噴出子彈,仿佛要將普安打成篩子。

普安沒有停止,三步并作兩步跑得更快了。那些子彈打在他身上,就像被蚊子叮了一口,毫發無損。

持槍的人類傻眼了,節節倒退,普安沖了過去,仿佛任何武力也無法阻擋他前進的步伐和英勇的氣勢。

奇怪的“嗡嗡”聲再次響起。那些修復的機器人,紛紛站起來,頭顱360度轉圈,把紅眼睛對準了普安,幾乎同時,一束束光線以肉眼難以覺察的速度射向普安。

普安的身體搖晃了一下,險些摔倒。

“父親,快回來!”龍寶焦急地喊道。

所有的機器人幾乎同時朝普安開火,普安踉蹌了幾步,終于前腿不支,松軟地跪在地上,然后轟然倒下。

人類和機器人同時上前,到了普安近前,卻發現根本無法靠近。在離普安幾米遠的地方,似乎有一道隔離屏障,把他們阻止在外。

原來是龍寶及時發現危險,用法器呼喚云陽先生,云陽先生運用法力,把受傷的普安隔離保護起來。

云陽先生通過法力釋放正能量,湮滅機器人獲得的負能量,終于將幾臺機器人的能量消耗殆盡。機器人接二連三地停止運轉。人類見狀,只好狼狽地退縮回綠墻洞,消失在時空隧道里。

不能不說云陽先生料事如神,在龍寶呼喚他之前,就料到機器人一旦獲得足夠的能量,能夠自我修復、起死回生。果然不出他的預料,地心負能量的介入,促使了它們的復活。

而此刻,暗黑能量正在地心歡慶勝利。

“天無絕人之路啊!本以為再也翻不了身了,現在居然來了機器人。”暗黑能量的中心信息體發出強烈的信息波。

“機器人和我們的能量場頻率相互諧振,我們的能量終于有了輸出的通道,借人殺龍,完美!”藍色的信息體隨聲附和。

“被束縛這么久,都快要憋死了,云陽那老頭,咳咳……”黃色的信息體忽明忽暗。

“今天只是小試身手,我們應該乘勝追擊,直搗普安地界中心,把所有的恐龍一網打盡。”

“那樣一來,我們就能汲取超多的精華,打下超大的地盤,拿下整個宇宙,也未可知。你們說不是嗎?”

“是啊是啊,我們多么英明!”

再說普安地界,一波未平,一波又起。龍寶和乖妹為了給普安王報仇,避開父母和云陽先生的監視,前去尋找那些可惡的人類,但他們低估了人類和機器人的力量,陷入了對手的埋伏,落入人類的捕獸夾,被捕了。

云陽先生在一處有搏斗痕跡的現場,發現了恐龍的血跡,才推算龍寶和乖妹已經落入人類和機器人的手中。已經蘇醒的普安和龍女,以及乖妹父母聚在一起商量對策,大家一時心急如焚,不知如何是好。

“關鍵是我們對時空隧道的運作原理不甚清楚,無法制定周詳的計劃。”普安望著云陽先生求助道,但他知道此刻自己的著急,無濟于事。

“現在要盡快弄清龍寶和乖妹身處何地,找到他們,施以營救。時間長了恐怕情況不妙。”

只見先生雙目緊閉,仰天冥思。其實靜坐是他每天的必修課,在這段獨處的時間里,他將所汲取的知識信息融會貫通,去蕪存菁,歸納到樹狀的自我體系,這個體系的每個節點相互作用碰撞,結出規律的果實,這些果實與現實中的事件投射、交匯,得出解決問題的方法和途徑,有時只是靈犀一動。

現在,他必須在最短的時間內,給翹首以待的大家一個答復。

他知道,此時,他的作用至關重要,別人無法替代。他想到神龍的世界,如果在天界,有千里眼和順風耳兩員大將,他們也許能夠輕易看清事態的真相。可是現在,沒有人能幫助自己,但是這一關,無論如何都要過去。他在心里默默地祈禱,龍寶和乖妹安然無恙。雖然這種可能性很渺茫,但是,他要動用智慧和能量,盡力挽救兩個家庭,挽救恐龍家族。

云陽先生凝神屏氣,嘴唇微翕,念念有詞。只有遇到了刻不容緩的真正難題,他才會將慎重和神秘置于大庭廣眾之下。

此時已經是下半夜,北斗七星的星柄已經指向西方,黎明前的黑暗,最艱難的時刻。恐龍家族即將迎來有史以來最強有力的挑戰。(未完待續)

(云陽縣普安恐龍化石管委會供稿)

?

Copyright © 2008-2016  云陽網 版權所有  主辦:云陽縣委宣傳部  承辦:云陽報社
海洋剧场开奖视频 姚记棋牌官方唯一网 最新南粤36选7走势图 福利福彩开奖查询结果 捕龙达人内购破解版下载 茅台酒股票代码是多 大地棋牌官方推荐下载站 一路发2肖4码默认论坛 请学习股票入门基础 广西棋牌游戏定制 彩霸王381818+白小姐中特 股票行情软件排行榜 南粤36选7预测 天龙股份股票 棋牌游戏有哪些好玩 英超联赛球队 通化大嘴棋牌官网免